037y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没有了

115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顾怀修与清溪的婚期,定在了阳春三月。

刚过完元宵节,顾怀修忽然领着裁缝登门,要给清溪做婚纱。

徐老太太懂,婚纱就是嫁衣。

她奇怪道:“都做好了,怎么还做?”小两口订婚是按照西方的习俗办的,成亲按老一套,孙女的凤冠霞帔,都可漂亮了。

清溪同样不解。

顾怀修解释道:“再做三套,用来拍婚纱照。”

这个徐老太太也懂,她经常串门做客,早就听说了,现在新学生、留学归来的千金小姐们结婚前都会与新郎合照,大多数人都是去照相馆,更洋气的会换上洋人的西服与白色长礼服到教堂前拍,好像是信奉什么基督耶稣来的。

“你打算去哪儿?”徐老太太问顾怀修,她信佛祖菩萨,绝不希望孙女去教堂拍照片。

顾怀修看看清溪,道:“我在杭城挑了几处风光怡人的地方,准备在外面拍。”

照相馆太死板,教堂,顾怀修也不怎么喜欢。

徐老太太放了心,不过,还可以在外面拍婚纱照?

看出徐老太太的好奇,陆铎笑着邀请道:“老太太一起去吧,就当出门踏青了。”

徐老太太瞄了眼顾怀修。

顾怀修点头。

徐老太太笑了,一把年纪,她也赶上了一次时兴。

.

三月初,春暖花开,南湖堤岸上,柳枝嫩绿,随风轻轻地摇曳,桃树花苞绽放,粉嫩娇艳。

四辆黑色汽车缓缓地开到了南湖旁的第一个景点。

这里十分幽静,溪水潺潺地流淌,岸边全是几百年的古树。

清溪穿着三套婚纱里面最繁琐的白色长礼服,在丫鬟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地跨下汽车,双手尽量提着裙摆。可惜她的小手不够用,还得丫鬟们在后面抬着,茵茵的绿草地,纯白的婚纱,颜色对比十分好看。

站稳了,清溪茫然四顾,在哪拍啊?

顾怀修的御用摄影师布莱克,也就是当初为清溪与顾怀修拍下第一张合照的金发洋人,已经跳下绿树成荫的小径,跑到溪水对岸去了,笑容灿烂地朝一对儿新人招手:“这里!”

清溪瞪大了眼睛,她这身打扮,怎么过去?

“我抱你。”顾怀修走到女孩面前,理所应当地道。

清溪脸红了,私底下什么都做过了,现在身边好多人,她难为情。

但这是唯一的办法。

接过丫鬟递过来的繁复婚纱裙摆,顾怀修一手托住清溪肩膀,一手托着她腿弯,轻轻松松将女孩抱了起来。清溪靠在他臂弯,刚开始左顾右盼,确定顾怀修专心走路了,她才偷偷地抬起头。今天天气很好,天蓝汪汪的,树绿油油的,抱着她的顾怀修,脸庞俊俊的。

当他跳下主路,风从迎面出来,那一瞬间,清溪觉得她也要随风飘起来了。

但顾怀修抱得很稳,清溪紧张的心也稳稳落回原处。

跨过小溪,顾怀修将他的女人放到了地上。

布莱克指挥两人摆姿势。

陆铎、徐老太太、玉溪、云溪都帮忙出主意,清溪成了最不用费心的那个,只需乖乖照做就是,尽管有的姿势叫她特别的不好意思。

最后,布莱克拍板,用了清溪最放不开的那个姿势。

顾怀修一身黑色礼服站在树下,一手插着口袋,一手抱住她腰,并且将她拉得特别靠近他。清溪上半身便不受控制地往后仰,小手不得不抓住他插着口袋的左手臂。旁边陆铎嘿嘿笑,清溪脸都要红透了,睫毛乱眨不知该看哪儿。

顾怀修将小女人的所有紧张看在眼里,目光柔和了下来。

布莱克帮两人整理好袖口、手的位置等各种琐碎细节,这才走到摄影机后,用洋文命令顾怀修:“Now,kissher.”

徐老太太不懂洋文,疑惑地问陆铎。

陆铎唇角上扬,让徐老太太自己看。

徐老太太扭头,就见顾老三正一点一点地俯身,靠近孙女……

徐老太太再也看不下去了,一手拽玉溪一手拽云溪,娘仨一起往后转,谁都不许看。

.

三天后,顾怀修将婚纱照的照片寄了过来,而且印了五套,清溪娘几个都有,林晚音的那份单独送韩家去了。

准新娘清溪抢走自己的那套就回房间单独看了。

玉溪去上学了,云溪在韩家呢,徐老太太郑重其事地戴上老花镜,自己看。

第一张照片就是穿白色婚纱的那套,让徐老太太意外的是,顾老三并没有真的亲孙女,两人脸庞离了一点点,顾老三眼帘低垂,侧脸人模狗样的还挺好看,孙女闭着眼睛,不胜娇羞。

俊男美女,徐老太太都觉得甜,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放到一旁。

第二张,清溪穿的是大红底的绣花旗袍,顾怀修穿深色长衫,两人并肩走在长长的梧桐小巷中,清溪仰头看顾怀修,好像在听他说话,顾怀修低头看她,男女目光交汇,女孩嘴角带着甜甜的笑,一看就是天生一对儿。

徐老太太又盯着瞧了老半天,幸好幸好,顾老三长得年轻,外表跟孙女还挺配的。

第三张是在火车包厢拍的,顾怀修身穿黑色西服,清溪穿桃红色的短衫白色长裙。男人背靠椅背,毫不掩饰地打量对面的女孩,女孩似乎是被他看害羞了,微微低着头。布莱克拍照的技术炉火纯青,仿佛将男女间的暧.昧都拍了出来。

徐老太太看着熟悉的车内布置,忽的想了起来,这不就跟她们娘俩第一次遇见顾老三的情形差不多吗?

三张照片摆在一起,徐老太太隐隐明白了。

从火车到梧桐小巷到隆重的婚纱,这就是顾老三与孙女的故事。

.

三月下旬,顾三爷迎娶徐庆堂的娇花掌柜,轰动一时。

花轿晃晃悠悠,吹打声中,百姓们看的是热闹,花轿里的清溪却差点被颠地晕过去。

可是,就算真的晕过去,她也愿意的。

踢轿门跨火炉拜天地,宾客们簇拥着顾怀修将新娘子抱进二楼的新房。

清溪双手搭在膝盖上,心砰砰地跳。

顾怀修挑起红红的盖头。

新娘子终于露出了脸,绯.红娇美的脸蛋,水盈盈的美目。

有人吹了声口哨。

清溪羞得低下头去,细白的指头悄悄攥了攥嫁衣。

顾怀修看见了,转身,带着一帮宾客下楼去吃席。

楼下闹哄哄的,清溪单独坐在铺着喜被的新床上,想到晚上要发生的事,她忍不住又慌又怕。距离上次的亲密无间,已经过去快一年了,可清溪记得顾怀修的每一个动作,记得他的每一次退开与重来。

光想想,身下的床板就好像晃了起来。

清溪拍拍脸,强迫自己先别想,她离开床板,新奇地观察顾怀修的卧室。

今晚过后,这也是她的卧室了,是他们两人的家。

卧室内处处摆放着金、红两色的喜庆之物,就连阳台的玻璃窗上也贴着双喜剪纸,一圈逛下来,清溪坐到床头,无聊地拉开床头柜。空荡荡的抽屉里只摆了一本相册,清溪瞅瞅卧室门,咬唇将相册拿了出来。

应该没关系吧?

怀着一丝心虚,清溪翻开了第一页。

雪白的纸张上没有贴照片,而是画了一个年轻的女人。她梳着旧时妇人的发髻,眉眼温柔,浅浅地笑着。画中人很美,画的右下角,有一行清溪熟悉的字迹:北平城陆贤之长女静秋,所遇非人,生怀修。

所遇非人。

短短四字,便是一个可怜女人的一生。

清溪想再看看她素未谋面的婆婆,视线却模糊了。

清溪偏头,平静了许久,才没那么心疼了。

记住了婆婆的模样,清溪翻开第二页。

让清溪错愕的,第二页贴着的,居然是她与顾怀修的那张合照,彼时她还没有确定自己的心意,几乎是被顾怀修逼着来拍照的,拍的时候,顾怀修突然搂住她,她惊慌地抬头,撞进他漆黑的眼眸,画面就此定格。

原来,他一直都留着这张照片,还放在这么重要的相册里。

清溪继续翻,再往后,全是她的照片了,或是她一个人的,或是两人在一起,翻着翻着,很快就到了最新的婚纱照。厚厚的相册,只用了前面十来页,还有好多好多空白页等待填充。清溪轻轻地摩挲空白的纸张,脑海里忽的浮现,再过几年,她与顾怀修以及他们的孩子,一起合影的情形。

夜晚悄然降临。

顾怀修不缓不急地来了新房。

清溪看书呢,见他进来,她笑着放下书,起身问他:“喝得多不多?我给你泡了醒酒茶。”

顾怀修在门口顿了一瞬,才反手关门,点点头。

清溪去倒茶。

望着小女人日益成熟窈窕的身影,顾怀修眼里掠过一丝疑惑。

他预想中的新娘,是羞涩的,紧张的,看都不敢看他,今晚,她怎么这么平静?

但顾怀修没有问,他不习惯问,他习惯自己探索观察。

然后他一探索,清溪就不平静了,被他强健的身躯覆盖时,她全身都在紧张的颤抖。

“怕了?”顾怀修戏谑地问。

清溪睁开眼睛,看见他俊美的脸,又仿佛看见,他孤零零地坐在灯下,凭记忆画出母亲。

清溪才不怕,她要给他生孩子,给他一个最圆满的家!

勇气上来,清溪咬咬唇,主动帮他解衬衫的扣子。

顾怀修眸色暗了下来。

这一晚,小女人无比配合,顾怀修无比地餍足。

但他的疑惑,直到两个月后清溪害喜,直到他无意中瞥见清溪抱着那本相册偷乐,才得到解答。

清溪啊清溪,我的傻女人。

——顾怀修。

喜欢南城请大家收藏:()南城绝世唐门更新速度最快。

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bqg64.com。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64.com


上一章
目录
没有了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